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天水美人计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页

    本章出自《天水美人计》

    大势已去。www.26dd.Cn书友整_理*提~供.[.]连成碧颓然坐下,之前凌厉气势在这时消弭于无形。

    沉莲和清葵也不急,站在原处等他想明白。清葵端详着他神情,知道他已经相信了他们话,正在做着心理斗争。其实现在形势已经很清楚,连成碧不是不识时务人,无论有多少不甘怨恨,他最终也只能放下。现在唯一挣扎,不过是尚且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个坎罢了。

    清葵转头望向郁沉莲道:“让我跟他单独谈谈好不好?”

    郁沉莲略迟疑,颔道:“当心些。”他瞥了连成碧一眼,转身走出了营帐。

    清葵缓缓走近连成碧,直到离他一臂之遥时才停了下来。“除却你暗算沉莲这一笔,我们之间,始终是我欠你比较多。成碧,我知道你已经有了决定。”

    连成碧抬头望她,凤目彷徨而苦痛。有多恨她,就有多:.这一次,我答应你。”

    清葵催动了忘情蛊,埋在他怀里,眼眶热。

    “还有多久?”他手轻轻摩挲着她长,无比依恋。

    “一炷香时间。之后你会昏睡半日,醒来后——”清葵忽然不再说下去。

    他不以为意,只撑起她脸,瑞凤目一瞬不眨地盯着她看,像要把她牢牢刻在心里。他只是不明白,这一次他依了她话,为何她眼里却还有悲伤?

    清葵探身,吻上他唇。

    单纯一个亲吻,在他唇上留下温暖柔软触感。他才刚开始感受,便不得不转为回味。

    “你会忘了我么?”阴错阳差地,他还是问出了口。

    清葵摇摇头,按着自己胸口。“不会。你在我心里,一直都在。”

    连成碧唇角微弯,终于舒心地笑了起来。他忽然想到什么,俯身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清葵走出营帐,守候多时郁沉莲立刻迎了上去,像是终于松了口气。清葵朝他笑笑,神情中有些疲惫。连成碧派人将他们送出了大营,一路上畅通无阻。

    “如何?”两人走出大营后,郁沉莲终于忍不住问她。

    “已经催动了蛊。但他修炼过巫仙三术,不知道会不会对这蛊产生影响。”她忽然停住脚,转头望了一眼。“也许会失效,也许会产生些别效用。不过无论如何,我想他再也不会为难月氏和我们了。”

    他们身后大营中,连成碧朗声道:“朕有些累了,要休息半日。谁也不许来打扰。”

    兵士们得令,退下去守在了营帐门口。连成碧和衣而躺,缓缓阖上了双目。彻底坠入黑暗之前,他恍惚记起多年前曾有一日,他从双目受伤黑暗中渐渐恢复,看见落满袖梅庭院木阶,以及窗前那一抹妖娆袖影。

    这纠结半生惊鸿一瞥,终于收成破碎光影,离他远去。

    大夏成帝宣称月氏已妥善安排了越王母子,之前只是一场误会,毅然决然地退了兵,并宣布月氏与大夏结百年之谊,不再动干戈。这场悬在两百姓心头战争就这么平息了下去,令得民心大快。

    清葵和沉莲在月氏大婚之后,拜别月氏王和清荟长公主,带着清荷再次离开了月氏。尹春眼泪汪汪,又被苏德不屑了一番。

    半年后,天女山,秘密山谷。

    此时山谷不复当年冷清。山腰上种满了茶树,山脚下那片竹林里错落有致建起了好些竹楼,在大片向日葵间若隐若现。

    长着睡莲水潭之间,有孩童嬉闹犬吠鸡鸣之声。竹林间有袅袅炊烟,为整幅画卷增添了不少活气。

    其中一座竹楼旁,有三名布衣男子聚而立,面色凝重。其中灰衣墨瞳男子满头大汗,怀里抱着个啼哭不止婴儿,手足无措地轻轻摇晃着。

    “公子,似乎不是这么抱啊?”秦峰疑惑道:“好像哭得更厉害了。”

    “该不会是生病了?”傅云赶紧搭上婴儿手脉。“没事没事。”

    “好宝宝,别哭了啊……”郁沉莲好言好语地哄着。“没想到养个孩子这么麻烦。你们两个也快了,等着受折磨吧!”

    秦峰和傅云对视一眼,心有戚戚焉。

    “带小孩儿本来就是女人事。”秦峰挥手,大言不惭道:“让他娘亲去操心就行了!”

    郁沉莲和傅云鄙夷朝他望了一眼,表示不信。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秦峰拍拍胸脯。“我可跟你们不一样,丹君什么都听我,咱家我是管事儿!”

    “阿峰——”竹屋内传来一声唤。秦峰脸色微变,脸上神情瞬间多了些谄媚,凑到竹屋门口问道:“夫人,有什么事儿?”

    丹君朝他招招手,笑道:“夫君,拿些酸梅子来好么?我和阿骓都想吃呢。”

    秦峰连连点头:“等着啊,等着!”说完,他一溜烟儿地跑回自家竹楼,抱着几包酸梅子又冲了回来,毕恭毕敬地送上。“还要什么别么?”

    “我想喝茶。”丹君娇声道。

    “马上去。”秦峰刚迈出几步,碰上郁沉莲和傅云极度鄙夷眼神,咳了咳收起了狗腿样儿。“就不能自己去么?”

    “夫君……”丹君皱眉,有些不满。

    秦峰左右为难了片刻,还是应了。“我就去。”

    郁沉莲和傅云在一旁看好戏,秦峰颜面尽失索性装傻到底,把茶送到之后回到两男人身边,做好了接受嘲笑心理准备。

    “我理解你。”郁沉莲却在他肩上拍了拍,满脸沉痛。“你确是管事儿。”他一本正经道:“管跑腿这种事儿。”

    傅云没忍住,大笑出声。秦峰灰头土脸地横了他们两人一眼:“你们两个能好到哪儿去?”

    郁沉莲和傅云笑得越欢快。秦峰恨恨道:“至少我没那么多情敌要烦心!听说成帝新娶了个妃子,封为葵妃,多半是还没对清葵死心,公子你还是小心些好。”

    一句话说得郁沉莲黑了脸。

    “还有你。小心萧错他回来跟你抢方骓啊!他当初看方骓眼神哀怨得很,多半就是因为看不得你跟方骓在一起,他才坚持要离开。万一他哪天想不通再回来……”

    傅云脸色青。

    两个男人面带煞气,齐齐对准了秦峰。秦峰咽了下口水,脊椎凉。“瞪-瞪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们情敌……”

    郁沉莲怀中婴儿又爆出一阵震天哭闹声,终于转移了注意力,秦峰舒了口气。

    “沉莲……”竹屋里传来另一声唤。“宝宝是不是尿了?给他换尿布罢。”

    郁沉莲下意识地一摸,果然湿了一片。他无措地看向秦峰和傅云。“怎-怎么换?”

    秦峰和傅云同时摇头。

    郁沉莲小心翼翼地把怀中宝宝放在竹椅上,拽下宝宝裤子,又转头去看傅云和秦峰。傅云和秦峰聚精会神地围观,表示压力很大。

    “干爹-爹……”清荷蹒跚地走过来,好奇地看着无计可施三个男人。在傅云调理下,她脸上胎记已经淡了不少,露出一张山清水秀小脸蛋。“弟弟……”她在宝宝脸上戳了戳。“弟弟要换尿布。”

    郁沉莲眼睛一亮。“小荷,你会换?”

    清荷懵懂地点了点头。

    郁沉莲如遇救兵,在清荷指导下完成了为人父以来一桩壮举。

    宝宝终于停止了哭闹,眨巴眨巴眼,在郁沉莲脸上啃了啃,留下一滩口水,接着便打了个呵欠,在郁沉莲怀里睡了过去。

    傅云和秦峰回了自己房间,郁沉莲坐在竹椅上,一边哼着在清葵那儿学来小曲儿,一边仔细地端详着宝宝脸。他眼睛长得像自己,嘴唇像清葵,塌下鼻梁,却是谁也不像。阳光透过竹林洒在他脸上,无比宁静。

    这就是孩子,哭闹时候像是怪兽,安静时候又像只乖巧猫咪。但无论是怪兽或是猫咪,他都里跟方骓和丹君说着怀孕事,心却忽然毫无预兆地重重一跳。她起身走出房间,看到阳光下,竹椅上,一父一子睡得香甜。

    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半年前离开营帐时连成碧对她说话,又清晰地浮现在她耳际。那些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却原来从未忘记一字一句,敲打着她心扉。她大口地呼吸,生出深深恐惧。

    那张巫人术,可能并不完整。按照那上面术法进行修炼,未必能够完全克制美人谱带来后果,也许只能将他生存时间延长些许而已。

    回大夏后,她瞒着郁沉莲暗自派人搜寻其他巫人术下落,却一直没有结果。郁沉莲一直没有异状,她以为他们是幸运,最可怕情形,最终没有生。

    可是——

    她手哆嗦着,慢慢靠近他鼻下。

    还未伸到他面前,手指已经被捉住。郁沉莲忽地张开眼,满眼笑意。“怎么,夫人要趁为夫睡着行偷袭之事么?”

    她面色苍白,呆呆地看着他。

    她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他睁开眼,再看不到他对她微笑,再也听不到他声音了。

    “别走。”她伏进他怀里,和宝宝各分他怀中半壁江山。“不要丢下我。”

    “我不走。”他拍着她肩膀。“放心。傅云刚刚替我诊治过了,美人谱留下后遗症,已经痊愈。”

    清葵惊诧地抬头。

    “这半年,你没有一刻不在担忧。”他舒了一口气。“我怎么会不知道?”

    怎么舍得丢下你?这一辈子也不会离开。我们两个,注定要待在一起。

    竹林簌簌,送来一缕清风。清葵扑进他怀里,终于忍不住热泪滚滚。被泪水滴到脸庞而惊醒宝宝随即出震天哭喊声。

    清葵碰了碰他哭得袖鼻尖。“郁宝宝,你快长大。”

    长大之后,娶个好看媳妇儿,生一群可爱孙儿。孙儿们又会长大,各自成婚,再生一群可爱曾孙。子子孙孙无穷无尽,他们两个白苍苍皱纹满脸,仍然在一起。等到寿尽归去时,黄泉路上还要拉着对方手,一同上那奈何桥。喝过孟婆汤,轮回过后,姻缘线还是拴在一道。

    天下有情人,所愿所求,不过就是这么几个字。

    永远在一起。

    全文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