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医圣

第417章 恰当是少年(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省传染病医院的三号病栋,是整个医院最高危最森严的病区。

    当宋澈全副武装的走进病区,比起普通医院住院楼,这儿,显得比较冷清。

    一条走廊,只有走廊最靠外的办公室内亮着灯光。

    宋澈敲开门,里面的医护人员也是从头保护到脚。

    “是宋澈宋医生?”

    一个值班医生通过面罩询问道。

    宋澈点点头,问道:“病人情况怎么样?”

    “你是问哪号床的病人?”

    “女的,俞红鲤。”

    闻言,值班医生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也略微迟疑的道:“她刚刚注射了药剂,睡下了。”

    “让我看看她。”

    宋澈很坚决的道。

    陈道会亲自下达的指示,值班医生只有服从的资格,他操作电脑,点开了监护系统。

    在监护屏幕中,俞红鲤正闭目躺在病床上,脸色很是憔悴苍白,人也更瘦了,还透出蜡黄色!

    “这是使用npc1阻碍剂的正常生理反应,会产生尼曼匹克症,但身体还是可以承受的。”值班医生解释道。

    由于阻碍剂会阻挡胆固醇的运输路线,难免会造成脂质代谢异常,脂质减少,就会表现为皮肤松弛、消瘦。

    值班医生说得轻描淡写,是基于科学的理性,但是,宋澈却无法再保持这种理性。

    记忆中,那个一直明媚开朗的女孩,此刻就这么孱弱无助的躺在病榻上,承受着病魔的残害……

    细看之下,俞红鲤那两条修长的月牙眉正紧紧蹙着,唇瓣不时蠕动,仿佛在做噩梦。

    宋澈一个健康人,尚且都无法忍受被隔离观察的郁闷。

    俞红鲤却是身患重病,一个人孤零零的饱受煎熬,该是何等的委屈啊。

    宋澈一阵的恍惚。

    他知道,自从家逢大变之后,俞红鲤一直都很缺少安全感。

    她开始变得不拘言笑,变得坚强无畏,甚至加入刑警队,为的就是武装自己,防备着自己和亲人被再度伤害!

    犹如一只刺猬!

    惟独她的心却从未坚硬过,相反的,还很脆弱敏感。

    毕竟,从母亲倒下之后,她的世界就满是寂寥了。

    现在这种隔离的生活,加上病痛的折磨,只会让她再度产生被世界排挤冷落的无助感。

    自己就只能坐视她饱受折磨吗?

    宋澈望着屏幕中冷清的病房,脸色慢慢恢复平静。

    ……

    滴滴滴……

    手机铃声响起。

    俞红鲤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正在响动的手机,艰难的伸出手抓过来一看。

    来电显示是宋澈的。

    迟疑了一下,俞红鲤按了免提,又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尽量用平缓的口音说道:“我算准了你今天会联系我,怎么样,重获自由的滋味挺不错的吧?”

    宋澈苦笑道:“到这时候,你还要继续在我面前装相么?”

    “我装什么了,不过是得了感冒,还得多关一阵子禁闭,就当做这些年老关别人禁闭的回报吧,趁机会偷个闲休息一阵。”

    俞红鲤顿了顿,咬着唇瓣,又强装乐观的说道:“别以为我就这样不行了,埃博拉都是被媒体渲染得太恐怖了,咱俩都是学医的,应该都知道这病毒并不是无懈可击。”

    “放宽心吧,再注射几个疗程的阻碍剂,我应该就能撑过来了,不过就是有点副作用,害得我这几天又瘦了不少,就当做减肥吧。”

    听到她一副不以为意的态度,宋澈沉默了半响,忽然道:“俞红鲤,其实我真的很讨厌现在的你,从我们再重逢的时候起,我就说不出的反感。”

    俞红鲤一怔,没好气的笑道:“宋澈,你别告诉我,你心胸狭隘到这程度,我不过就是大学时拒绝过你的追求,你居然能怨恨到现在。”

    “你没听明白我的话,我对你的讨厌,是从去年我们在云州重逢开始的。”宋澈轻轻一笑:“相比之下,我仍然欣赏爱慕当年那个医学院的院花,她叫裴红鲤。”

    闻言,俞红鲤竟一时词穷了。

    裴红鲤,是她毕业前一直用的姓名。

    一个承载了她二十多年青春风华的姓名。

    可惜,自从家逢大变,她跟父亲裴茂祥决裂,一气之下更改了姓氏。

    大约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判若两人了,再不复往昔的天真烂漫、无知无畏。

    因此,宋澈选择用“那个她”来诠释这份深埋心头的情愫。

    “当年的那个女孩,裴红鲤,青春明媚、朝气逼人,我第一次见到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会有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仿佛天上地下都是她的笑颜,我那时发誓,我一定要跟她在一起,我愿意为了她付出所有。”

    宋澈缓缓述说着那段青涩纯真的少年往事,同时,也将一直掩埋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娓娓道出:“为了能多看几眼她的笑,我不惜旷本专业的课,跑去蹭高年级的课程,还时常掐着时间跟去食堂……”

    俞红鲤的眼眶渐渐湿润了,内心翻涌、感慨万千,却忍俊不禁的道:“其实,她那时候早就注意到你了,当时她的念头,就是哪来的傻小子,也想泡本学姐。”

    “体谅当年那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子吧。”

    宋澈道:“他从小到大,一直被逼着学习,又老是跳级,念完本科也才刚成年,哪懂什么撩妹套路。”

    “所以咯,你当年那么傻乎乎的,又这么直男,我看不上你不是很正常,你何必耿耿于怀。”俞红鲤促狭一笑,语带调侃。

    那一刻,被病魔残害、甚至被生活残害的这些负面情绪,顷刻间竟消弭了许多。

    恍惚间,仿佛一扭头,她仍能看到那个青涩稚嫩的男孩子,偷望她时的紧张和憧憬,以及为她所做的种种傻事……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那个女孩,曾经一度也曾考虑过你的。”俞红鲤笑得有些狡黠,道:“就是你为了赚钱给她买礼物、被骗进器官贩子的那件事,事后,她臭骂了你一顿,害得你再也没有跟她讲话,其实她经常很愧疚的,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关注起你。特别当得知你每个假期都跑去贫困地区做义诊,她逐渐的欣赏你,觉得你终于渐渐长大,可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侠骨柔肠的男子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