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混沌之赞歌

第七章 秘银骑士:编造了束脚的美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沙特阿卡的天神奥多用祂的五指划过了海面,深夜的海洋不容易被人察觉变化,祂的这一次帮助,让大海短暂的倾斜。

    在海面上的孤独船支在柔和的坡度下,不费力气的归来。

    五艘船驶过了祂五指划过的痕迹,在缓慢的靠拢。

    在柔情的海面上,史官阿斯灵的精神和身体分离了,他的行为动作变成熟练的重复,机械式的往复,而他的精神,又重新回到了史官特有的散漫和敏锐。

    他看到左右两侧有两只船和伊利亚的船支并行,同时他也了解到,在划船时听到的越来越大的同调声是来自于其他战士整齐划一的动作。

    岸上,传来了由肉膜碰撞而发出的笑声,在蚀骨,也在咳血。

    “阿斯灵,我们到了。”万骑长抬了抬下巴。

    “这是——”阿斯灵抬头,目瞪口呆。

    他看见了最古朴神秘的城墙,这让他一时之间开始羞愧,如果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文明是身着华丽舞装的贵人,那么沙特阿卡的文明,就是一个在隐秘之处,从未断层,一直延续至今的智慧精灵。

    小船仍在前进,孤岛一样的大船看起来即将撞击过来,阿斯灵又涌起了跳海的逃命的心,他下意识的就说:“我们打不赢吧。”

    “我们是为了和平何来。”万骑长的纠正从侧面证实了史官的直觉。

    海岸上,再一次响起了肉膜碰撞的声音,听起来,声音的主人即将气尽生绝,船支靠的更近了,声音也越加能够清晰辨认,是蚀骨的贪婪中并存着啼血的悲凉。

    伊利亚的木船靠岸越近,这个声音就越加急促,这个令人生怯的音调从声带中爬出,长出翅膀,变成声音虫,转进了每个人的脑子中。

    当声音中在脑子中爆裂开来,它的浆液重新变成了意识,用每个人习惯的语言和用词,解读着它最初想要表达的意义:

    乌鸦啄食你的眼,豺狼撕扯你的肉,你的舌头被三只狗争抢,你的功勋被幸存者占有。

    流离的荒民抢夺你的铠甲,蛆虫舔白你的骨头,苍蝇携带你的精神飞翔,停在了玫瑰花头。

    “万骑长?万骑长?”阿斯灵上岸之后看见银铠甲一动不动,不安的呼喊起来。

    好可怕,秘银骑士此时没有发散美德的银光,他那身被夜色照耀得漆黑的铠甲好似预示着美德的陨落,否则当岸上的老人因为他诡异的笑声使之气尽时,第一个跳上岸边搀扶,拍打老人背部,让他气顺的,绝对不是伊利亚。

    “万骑长!”史官站在岸上大声喊,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光芒就是秘银骑士本身,当光芒暗淡起来,万骑长会不会就接近死亡。

    声音虫炸裂开来的浆液中,孵化出更多的声音虫,它们絮絮叨叨的嗡唱,把讲述的故事搅在了一起。

    你在森林中迷路,藤蔓伸脚,你摔散了枯骨。

    你重生,在组合,指骨抓着土壤,捏爆了蟾蜍。

    指骨爬到了颅骨前,掉转方向,臂膀结合住了颅,腿骨用脚趾把自己推到了颅骨后,同样结合住了颅。

    你开始吃骨又长骨,你像一只**的蛛,和解了迷途。

    你在洞口织网,蛛网沾露。

    你用蓝色的网,编造了束脚的美梦。

    你用黑色的网刺穿旅人的心和腹。

    当红色的网变成了迷途者的深茧,细长的蜘蛛网会成为你的吸管,丝丝猩红染红你的白骨。

    “万骑长!”阿斯灵近在咫尺的呐喊也无法喊醒秘银骑士漂泊中的迷思。

    史官知道万骑长怕水,在这个时候他顾不上隐藏银铠甲的弱点,下腰就捧起一捧水。

    “别动。”伊利亚的手掌死死按住了阿斯灵的肩膀,“他看见了先知的梦,让他梦醒,自己走出迷宫,否则他将永生在深沉的意识之中。”

    先知的笑声没有断绝,伊利亚亲切的问着先知,“是他吗?”

    “是他,又不是他,哈哈哈哈。”

    “我们朝着五个方向出行,只有我碰巧听到了海上的歌声。”

    “不是他,但是又是他,哈哈哈哈。”

    “他好像能看见你所见的,不要让他迷失。”

    先知的双眼被烫焦的肉皮覆盖,他面部的肌肉僵硬的动作了片刻之后,笑声才总算停止,皮肉下的双眼掉转了方向,正视了现实后,先知恢复了威严的语气。

    “他能看见我的梦,那你找到了,伊利亚,他就是背负暗金龙诅咒的骑士。”

    “让他醒来吧。”

    “大雾总是慢慢散开,旅途也是一步步走完,我撤回了远视,而他还在梦的惯性中。”

    “他怎么了?”听不懂沙特阿卡语的史官只有向伊利亚发问。

    “你的万骑长晕船了,我想在自尊心的作用下,他要把呕吐的意愿完全压制,等晕眩感渐渐平息之后才会上岸。”

    “可是你的船比马车还平稳。”阿斯灵觉得让主人久等不是礼貌的行为,再一次准备泼银铠甲一把海水。

    “如果排斥坐船本身,我把船头的海蛇雕饰换成马头,他也会厌恶。”

    “他绝对没有厌恶你们。”阿斯灵郑重的保证,“我了解我的秘银万骑长,如果他讨厌你,他根本就不会顾及使者的身份,当面就会训斥你。”

    “那我们等等吧。”伊利亚把阿斯灵硬压到岸边,和他并排坐着,阿斯灵感觉,伊利亚的香味发生了改变,是淡淡的丁香。

    阿斯灵的双脚撩拨着海水,丁香让他的心脏急速的跳。

    “你怎么了?”伊利亚发现了史官的悸动,“脸红得都快发出了光芒。”

    “我们要等这个东西自己上岸?这些不敢面对斧头的女人连上传都怕?他真的是先知让我们找的被诅咒者?”

    阿斯灵听不懂,可是这个声音让他的胸腔搅动起了巨浪,他听万骑长说过,沙特阿卡的语言就是大海的语言,岛民地位的高底在出生时就被残酷的决定,声音越是汹涌澎湃,这个人就越有可能成为王。

    我的背后?就是孤岛之王?阿斯灵颤抖起来,这样的王威,我们不能来议和,我们跟该来投降。

    “我不等了,他不上来,我就把他打进海里。”

    伊利亚没有阻止,双脚浸进海里,安详的看着船桨向秘银骑士横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