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道路漫漫

第一百三十七章 热热闹闹(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页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在终于回到东宫了,迎亲队伍这一路上如同地龙翻身一样,惊扰了汝阳城中街道两旁的无数百姓,城里人每天早上起床的时辰总是比向下需要伺候庄稼地田园人家要晚一些,今日被惊扰了好梦后,汝阳城中的民众也不敢大声出声反对,关起门来在自家人面前才敢牢骚几声。

    快到午时的时候,东宫事毕,一堆新人在一众人的拥簇下开始往南岸赶来。

    杨直跟身边的少保抱怨道:“直到现在,老子究竟是娶了个啥玩意还不知道呢!”

    身材高瘦的太子少保笑道:“在这些方面上,殿下倒是不如下官了,下官还没娶的时候早已经将拙荆的面容望了个精细。”

    杨直点点头,笑道:“老子还以为你已经看了个精光了呢!”

    这回的队伍没有先前那么隆重,队伍的行进速度快了很多,不一会儿队伍已经到了琉璃河了。

    河上漂着一艘行驶缓慢的大船,如同过江大蛟扬在水面的头颅。

    九郡之大,民俗很多,各个地方的谚语也不尽相同,平山郡拥有大沁最大的马场,以马形容其他东西的谚语自然很多,大沁工部的能考巧匠打造的这艘大船完全可以用那句“马屎平面光”来形容。大船打造的不好细究起来也怪不到工部头上,王灿掌着户部的一天,支取银钱爽块至极,自然也怪不到户部的头上。工部上下也不敢将罪责归给大沁第一人。

    大船上铺满了红色的帷幔,大沁自认为火德之国,崇尚红色,红色也是喜庆之色,大船上使用红色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明眼人都知道红色帷幔并不是只有这么两个作用,更重要的是这艘大船的做工确实不怎么样,能漂在水上已经很不错了,船舱中的很多木板都没有刨过,全都是锯木头时留下的痕迹,十足十的豆腐渣工程。

    谢家不是吹毛求疵的,杨家也不是,满朝文武自然也不敢在这个当口上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样一个超级的豆腐渣工程自然也就堂而皇之地漂在了琉璃河上。

    生死不看日子,赶的是巧,汝阳城中每天自然都有几庄事情,有生有死,添丁口的喜庆欢呼声终归是小于死爹娘亲人的伤心哭声,这些年来,汝阳城中的人对小门小户人家的生死已经看不上了,永远都是那几样,就算是念经也请不起大寺中的和尚,有什么热闹可看的,官宦世家娶亲更是这样,为了不受人诟病,什么样的套路都使得出来,甚至娶亲嫁女还不如小户人家热闹。

    汝阳城中最为好看的还是高门大族死人和皇家有事,死者为大,高门大族只要死人,那是直接往顶天大了操办,比如苏家死了个老人花了十八万两白银,又花了五十万钱。大家族花钱,几百万钱完全不是事,不像升斗小民,办不办,家当去一半。

    要是说凌晨的时候是杨家吵了汝阳城西岸百姓的美梦的话,现在是汝阳城中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升斗小民阻挠了大船前行了。

    一对新人站在船头,皆是红衣,新娘头上搭着红盖头,琉璃河两岸上人满为患,都在等着看热闹,

    何谓人多势众,一呼百应,琉璃河北岸上站着的民众呼喊的是一声声恭送,喊声并不整齐,有的喊的是恭送太子殿下、太子妃,有的喊的是恭送皇子和皇妃。

    有一声声相送自然就有一声声相迎,琉璃河那边的民众呼喊的是一声声相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谢谢哪里经受得起这么大的阵仗,身形颤抖,男人则是不一样,杨直朝两岸百姓卖力地挥手。

    杨直朝四周挥手,自然也看到了新媳妇的异样,他轻轻的拍了拍谢谢的肩膀,谢谢不但没有止住颤抖,颤抖更甚,杨直低声道:“为了造势,老爹也是拼了,没法子,咱俩就演一演吧!”

    谢谢低低地说了一个“嗯”。

    杨直习惯性地挠挠裤裆,扭头向船后面的老仆做口型道:“捡到宝了。”

    杨直听说世间女子最喜欢掐男人的腰间肉,他自然不会给谢谢机会,就算是给了机会,新婚第一天,又是大庭广众的,谢谢还真未必敢动手掐人,再说了,现在又不熟,怎么可能做那么亲昵的动作,为了避免尴尬,杨直索性只做了个口型,离得那么远,说话的话老仆不一定听得见,倒叫这些人听见了。

    躲在船尾的老仆嘿嘿直笑,那笑容,好像娶媳妇的是他本人是的。

    大船已经在横向转向了,琉璃河在这里很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不假,天家大船不可能倒着行驶,自然是来的时候是正走,去的时候也必须是正走。

    柳易一行四人乘坐的小船就低级很多了,远远比不上杨直的那一艘大船,四人中柳易和念珠坐在船头,道人和大和尚坐在船尾,刚坐下的时候大和尚就说了句,“年轻人喜欢出风头。”

    柳易和念珠气了不行。

    柳易一拍念珠的脑袋,说道:“你个小和尚正是动脑子的时候,别他娘的闲着,贫道问问你如何?”

    念珠伸手揉了揉被柳易拍疼的光头,说道:“先说好,佛法的话小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是问这世间事,小僧不知,无法为你解惑。”

    柳易一蹬腿,没好气道:“佛法?老子一个修道的问你佛法做什么,光头藏不了东西,披着的袈裟就藏得了?你们佛家那几两佛法老子不感兴趣,至始至终都不感兴趣。”

    念珠挠了挠光头道:“那真是爱莫能助了。”

    柳易懒得和念珠说话,渡船到了河中央了,念珠问道:“柳道长说一说吧,看看小僧知不知晓。”

    柳易翻白眼道:“你小子知晓个屁,老子问你,皇子出宫娶亲并无先例,为何杨直会骑马领着十六抬大轿去迎娶那个叫谢谢的谢家小姐?”

    念珠左手数着一串去除一百零八种烦恼的,右手挠了挠光头,有些不确信道:“想必在这场姻缘之中,杨施主高攀了吧?”

    柳易脸色诧异,满脸不可置信,说道:“那就再问你个问题,历来出了国母,哪里有皇妃进入太庙的例子,杨家为何大不韪地这么做?”

    念珠躺在了渡船上,笑道:“这很简单啊,杨家为媳妇正名怎么了,以前没有不

    代表现在不能有,以前没有也不代表以后不能有不是?”

    方外之人推敲问题有时候出言指的就是本心,但他们是在是懒得思考其中的算计,柳易只是个假的方外之人,这些事情自然喜欢推敲一二,念珠小和尚说的对也不对,要是几十年前的话,杨直以皇子的身份娶了谢家的小姐确实算是高攀,现在未必尽然,大刀阔斧地兴科举之后,谢家只不过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罢了,实力远远不如从前,杨家为何如此行事,大抵上是想劝服谢家背后的势力为了杨直入驻东宫名正言顺。至于为何儿媳妇也要进太庙正名,杨家在今天就摆了谢家一道了,柳易十分佩服杨家背后布局的那个人,想必不是欧先生就是李仕鱼吧,李仕鱼没这么老辣的手段,欧先生则是谨小慎微,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柳易更倾向于师徒两人联合布局。

    柳易笑道:“听说直虞王入京了,以后的戏好看,很好看。”

    柳易突然向念珠问道:“观礼事了之后你要去哪里?”

    念珠想了想,说道:“回玄空山吧,几个月不回去的话,佛祖进身上有尘埃了。”

    来而不往亦非礼也,念珠说完后,这一问根本就每经过他的大脑,念珠问道:“你呢?”

    柳易道:“先去东城门看一看,慢些再回山。”

    柳易突然坐起身,说道:“为了防止那些江湖人前来观礼闹事,杨家也是废了不少心思,小和尚猜一猜船上有没有杨家豢养的宗师级江湖人物?”

    念珠也起身坐着,说道:“自然是有的,更多的其实并不是杨施主家里养的,而是请来的,应该还没谈好价钱吧!”

    柳易哈哈大笑,船到岸了,此次谈话不了了之。

    杨直所在的大船现在刚刚转了方向,正在缓慢地朝着皇宫这边驶来,沁水河东岸,今天从没有出过府门的直虞王换了朝服,输人不输阵,输人与否现在依然是个未知,阵不能输,在皇宫之中,所有事情并不是只观大局,更多事情是从一城一地的得失就能看出来的。

    半生没有披坚执锐,持弓骑马,直虞王的马上功夫依旧娴熟,直虞王骑上黑马后一路狂奔,虽然城中不准纵马,可直虞王顾不了这许多了。

    黑马速度很快,急行起来风驰电畴,杨直的大船还没有到达琉璃河中央,直虞王已经跳上一叶扁舟了,这些都是事前早已准备好的,汝阳城中的两条河上,每时每刻都有很多不接生意的船家,大沁船舶司也不管这些,这里既是江湖,又是庙堂。

    就在直虞王的身边,一艘小船好似被巨人投掷一样,眨眼功夫就从直虞王所乘小船前边两丈处漂了过去,霎那功夫那艘小船已经到了大船前面百丈距离,去势不减,一个北人打扮的年轻人持着一根与他手臂一般粗、两丈长的浑圆铁棒朝杨直所在的大船投掷过去,铁棒速度很快,小船则是直接停了下来。

    年轻的北人已经不关心那根铁棒有没有洞穿大船船身了,背手转身,小船慢慢悠悠,年轻人同样不慌不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