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热血情缘

第一百三十二章 箫笛之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晓拂楼上,一群富贵公子小姐的打斗仍在继续,你追我逃,撕咬扭打,无所不用。只是已经不限于那小小的雅间,整个三层晓拂楼皆是已被波及到。

    郭俊即是这青央城最有钱的郭家家主郭士达的独子,郭俊在家行六,头上还有五个姐姐,郭家主郭士达老来得子,据说当天那是激动得痛哭流涕,对着摆在偏厅的送子观音那是‘嘭嘭嘭’的连磕着响头,前来探望贺喜之人是无不动容。

    用宠爱来形容郭俊的成长,那是误会了宠爱这个词,那简直便是把郭俊当猪养啊,可是就是这么一个郭家的宝贝疙瘩,今天硬是脑袋被人给开了瓢。也不知是谁下得黑手,一个放在廊架上的雕花摆件便是落在了他的头上,顿时是血流不止。

    郭俊满脸是血,却是骑在一个华服少年身上照着那少年的面门挥拳不止,约莫有二百斤重的胖子压在身上,那华服少年是怎么挣扎也没用,一张本算是白皙的俏脸,那是被一拳接着一拳打得爹妈都不认识了。这郭俊也是一根筋,任你多少人在后面怎么招呼自己,就认准一个死理,老子就打你。

    郁灵倒是还好,只是衣服脏点,头发乱点,一脸的菜叶,却是越战越勇。身后的白眠紧紧的跟着她,周身挂彩无数,仍是不离不弃。

    郁灵躲过方圆一爪,随即喊道:“小白你带先生先走,去叫人!”今天带来的人皆是喝酒的好手,却不是想着来打架的,可方圆那边却是有备而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实力上,皆是吃亏不少。

    夏清风不由得一愣,这小姑娘调皮是真,却是心地不坏,至少在此时能想起我,我也不能让你太过吃亏。正要暗中出手,却是发现远处有一阵萧声飘来。

    萧音悠古悲寥,缠绵入耳又直撞胸怀,似有无尽愁苦叫人欲罢不能,夏清风痴迷其中已是潸然泪下而不自知,却是又有一阵笛音奏起,笛音起初幽韵悱恻,与那萧音此起彼伏极为合韵,却是不久之后音律陡然一转,变得清扬高亢,渐渐灵动轻快起来。

    夏清风被此笛音惊醒,不禁大惊失色,小小青央城,居然有如此内力精深之人?

    此时才发现,白眠已经拉起了他的胳膊,喊道:“先生快随我去!”语调之中颇为急切。

    “大牛!拦住他们!”方圆一边与郁灵纠缠,一边大声喊道。

    夏清风随着白眠一路拼杀下楼,其间更是受到了颇大的阻拦,然而在夏清风的暗中使力下,自然是顺利的出了这晓拂楼。

    “白眠,你可知道这青央城……”

    “先生你先自己回去,我去叫人了。”

    刚出得晓拂楼,夏清风正欲要问问他这青央城的事情,毕竟白眠是帮派中人,在夏清风看来也算是半个江湖人物了,说不定白眠便知道这两个吹奏之人的身份。可是哪知白眠根本懒得再搭理他,丢下他撒腿狂奔而去。

    看着远去的白眠,夏清风无赖的摇了摇头,而此时耳中箫音与笛音相互缠斗已经到了激烈之处,夏清风实在是禁不住好奇,寻声而去。

    一座平常的山丘之上,坐着一位老书生,他戴着一顶破破烂烂的四方巾,穿一袭青里泛白旧布袍,衣虽凋敝,人却丰神,他双目如炬,盯着举在唇边的一支红玉短箫,喃喃道:“打又打不过,吹又吹不过,薛老儿,你是不是有那龙阳只好,这辈子便缠上我了。”

    不远处的一个低矮石堆上,斜躺着一个身量修长的白衣老人,他头顶古愧正帽,葵花点点,细白如星。他姿态懒散,一手撑着头,一手把玩着一支碧玉长笛,长笛在他手指尖翻舞,在皎洁的月光下,映射出一道道碧光。

    只听白衣老人嘿嘿一笑道:“梁老怪,只要你把那副画交出来,以后若是在大街上遇上,老子若是多看你一眼,我便是你孙子。”

    那老书生忽闻此言,哈哈大笑起来,或许是情难自禁,竟然是拿着那支红箫击打起自己的大腿来,良久过后,或许是累了,才喘着气出声道:“薛老儿,你真是蠢笨如猪,你若是不看我,又怎会知道是我?想当我孙子,你怕是想疯了吧。”说完又是大笑起来。

    谁知那白衣老人却是半点不恼,嘿嘿笑道:“画你已经拿了十年,不还是没寻到她,整日睹物思人,有个屁用,不如给我,说起来,我与她才更为般配。”

    “哼,你也配?”青衣书生陡然起身道:“你既然明知我不会答应,又何必苦苦纠缠,多说无益,就此告辞。”青衣老人话未说完,便是化作一道青虹,急速射入天幕之中。

    白衣老人却是无多大动静,只是嘿嘿一笑道:“小娃儿,你要偷听到什么时候?”

    话音未落,只见白衣老人虚手一抓,不远处一颗合腰粗的大树陡然之间拔地而起,直击天幕而去。而躲树后的夏清风,顿时无所遁形。

    夏清风见已被发现,只能是抱拳道:“前辈勿怪,晚辈恰与人在城中饮酒,忽闻一阵箫笛之音,实为天籁,慕声而来,并非有心冒犯。”

    白衣老人翻了个白眼,冷哼道:“此处荒芜,你却能十里之外清晰入耳,小小年纪,好俊的功夫。”

    夏清风苦笑道:“微末之技,前辈莫要笑话,初来贵地,竟不知此地藏龙卧虎,还有如此大能。”

    白衣老者终于是起身,他四周打量了几眼道:“此为何地?”

    夏清风恍然,原来这两位也同自己一样,皆是外来户。

    “青央城。”夏清风如实答道。

    “这青央城,又是哪国的啊?”白衣老人继续问道。

    ……

    夏清风是顿时无言,你初来乍到,不认识青央城倒也说得过去,可你连身在西罗却也不知,岂不是有意戏弄于我?

    白衣老人见夏清风凝眉不语,恣意摆手道:“不说也无所谓,小娃娃,你既为箫笛之音而来,那必然也是懂些音律,我且问你,是我的笛子吹得好,还是那老怪物的箫吹得好?”。

    夏清风内拥琴星,又岂会不通音律,但二人刚才吹奏皆是登峰造极,又岂是凭一己之好恶能拿来分出高下,可夏清风恼他刚才戏弄于他,便故意道:“箫声更妙。”

    白衣老人闻言气的白眉上扬,瞥了眼夏清风道:“瞧着生得相貌堂堂,却不知是个聋子,更是蠢笨如猪。”

    夏清风也来了脾气,不由问道:“老人家何故骂人?”称呼上也已经由老前辈改为老人家。

    白衣老人道:“都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耳朵聋不辨优劣且先不计,此地就你我二人,你却赞他贬我,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白衣老人话音一落,抬手便是一拳打来,二人相距甚远,可这拳劲却是抬眼即到,夏清风哪会想到这老头脾气如此古怪,一言不合便要出手伤人。

    拳罡威势如龙,夏清风来不及催功抵挡,极速向身侧翻滚躲过,电光火石之间,先前立足之地硝石纷飞,一座半人高的石块瞬间化为齑粉。

    白衣老人一击未中,惊疑了声道:“咦?”

    夏清风起身道:“老人家,未免太不讲道理了吧。”

    白衣老人冷哼道:“小娃儿,有几分本事,小小年纪,居然是个半步宗师,再吃我一拳。”

    夏清风眼见一拳又至,此时的他已是避无可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